李苏生

李栋旭/他人即地狱/孔李/祖宗

AU关于青春[一]

原剧背景,改了一堆,关系很乱很乱,洁癖慎入

子墨第一人称

……………………

十一月三日,天气转凉。狱警们开始给犯人分发新的衣物,这是我进来的第五年,以一个犯人的身份。

我刚来时监狱老大带着他那些小弟把我围住,他不屑的问我:“犯了什么事。”

我回:“杀人。”

他们夸张的哈哈大笑,头子瞪着他那不大的眼睛,语气诡异:“只要你现在就能杀了我,我就让你走。”他的面容狰狞,“不然别想活着!”

于是我和他撕打了起来,并当众断了他一只胳膊。虽然事后被关了一个月的黑屋,但至少他们不再敢惹我了,很清净。

太清净了。

几年来一个人坐在石头厂里,看着那些枯草,总觉得缺了两个陪我打闹的人,难过的情绪又涌上来,我拿胳膊挡住眼睛,阻止了眼泪下流。

我不记得自己判了多少年,可能是十几年,也可能是几十年,又可能是无期徒刑,毕竟杀了人。

不记得的原因是因为那天的我脑袋基本空白,从被拷上手铐到被推上法庭,我一直什么都没去想。

绝望和悲愤的情绪到了极点,化成了麻木。

“子墨啊,”和我关系比较好的老人偷偷往我手里塞了根烟,好奇的问我,“你杀了谁啊。”

​我用两根手指磨了磨烟草,放到鼻尖闻了闻,烟草味熟悉却又陌生,我把烟塞回去道:“我的仇人,和我的兄弟。”

一九九八年​

炎热的空气混杂着烧烤的香味,学生成群结队的从学校里涌出来,喧嚣,打闹声,充斥着青春气息的夏天。

很美好,如果没人​围着我打就更美好了。

“死娘炮,恶心!​”

骂声不绝于耳,​我躺在地上踡着身体,感受着接二连三踹在我身上的疼痛。

没有反抗,怕他们打的更起劲。

“他妈的你是不是男人,反抗啊。”其中一个人笑骂道。

不,我觉得你们以多欺少,更不是男人。

脸擦着满是灰尘的地面,灰头土脸的很是狼狈,我苦中作乐的想,有本事单挑……好吧,我好像还打不过。

“喂!”

我睁开眼,模糊的看见有两个和我穿着一样校服的男生喊:“你们干嘛呢!”​

带头打我的人停下动作,流里流气的指着他们:“他妈的别多管闲事听没听见!”

对面可能也是个暴脾气的,其中一个把校服外套一扔骂道:“哎哟卧槽,老子就管了怎么着。”

旁边比他稍矮一些的男生拦着他,声音清澈又带着些软绵,听上去应该挺好欺负的:“浩哥,算了算了,阿姨知道你又打架得打死你。”

“我不管,”被叫浩哥的男生气愤的做撸起袖子的动作,“太狂了,谁给他们的胆!”

于是往前一冲,和那些混混扭打在一起。

​男生叹了口气,跟着把校服外套一脱,和他的浩哥加入混战。

我一脸懵逼的扶着墙站起来,看着那两个见义勇为的同学被围攻,反击,再被围攻,再反击。​

虽然他们打架看起来很厉害,如果单挑的话那些混混绝不是对手,但是……这他妈2v4啊!

我看着他们脸上越来越多的淤青,于是两腿一迈,跑向了旁边的便利店朝老板借了个电话拨打了110。​

剩下的记忆就全是警车的鸣声了。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