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苏生

李栋旭/他人即地狱/孔李/祖宗

记一次摸老徐的全过程

老徐受!老徐受!

满足一下摸老徐的幻想

没错,攻是我[捂着没有牙的嘴笑]

————————————

徐文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那么的狼狈。

他就像他以前的猎物一样,​躺在手术台上,双手被明晃晃的手铐死死的铐在镶在墙壁的铁环上,动弹不得。

就连视线也被一条黑布剥夺。

他感到一双冰凉的手从他宽松的毛衣下摆伸进去,顺着精瘦却又伤痕累累的腰往上摸,每一寸皮肤被他带着薄茧的手擦过,从薄薄的腹肌再到胸前,然后狠狠的掐了一把那两颗果粒。

“嗯……”徐文祖死死的抑住自己的痛呼,冷声开口:“你想死吗。”​

那人笑了一声,有些湿润的唇踫在他耳边,吐出的热气喷在他耳朵和脖子上,引起那一片皮肤变得发红发烫。

“真可爱啊……”

那人痴迷的把手摸上男人漂亮的脸​,也不在乎他明显的厌恶与杀气,只是说着自己的话。

水龙头没有关紧,滴滴答答的水声吵的人心烦,也昭示着时间的流逝,而那人在摸了他一下后就迟迟没有了动作。

徐文祖眉毛皱起,第一次摸不准对方要干什么,不过不管干什么,他都死定了。

“老徐,不管我干什么,别拔我牙行不。”

神经病。徐文祖堂堂变态杀人狂,杀人十几年,头回遇到个智障。

那人说完便兴奋的掐了掐自己的手心,颤抖的低下头,吻上了男人微凉的唇。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