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苏生

李栋旭/他人即地狱/孔李/祖宗

AU关于青春[一]

原剧背景,改了一堆,关系很乱很乱,洁癖慎入

子墨第一人称

……………………

十一月三日,天气转凉。狱警们开始给犯人分发新的衣物,这是我进来的第五年,以一个犯人的身份。

我刚来时监狱老大带着他那些小弟把我围住,他不屑的问我:“犯了什么事。”

我回:“杀人。”

他们夸张的哈哈大笑,头子瞪着他那不大的眼睛,语气诡异:“只要你现在就能杀了我,我就让你走。”他的面容狰狞,“不然别想活着!”

于是我和他撕打了起来,并当众断了他一只胳膊。虽然事后被关了一个月的黑屋,但至少他们不再敢惹我了,很清净。

太清净了。

几年来一个人坐在石头厂里,看着那些枯草,总觉得缺了两个陪我打闹的人,难过的情绪又涌上来,我拿胳膊挡住眼睛,阻止了眼泪下流。

我不记得自己判了多少年,可能是十几年,也可能是几十年,又可能是无期徒刑,毕竟杀了人。

不记得的原因是因为那天的我脑袋基本空白,从被拷上手铐到被推上法庭,我一直什么都没去想。

绝望和悲愤的情绪到了极点,化成了麻木。

“子墨啊,”和我关系比较好的老人偷偷往我手里塞了根烟,好奇的问我,“你杀了谁啊。”

​我用两根手指磨了磨烟草,放到鼻尖闻了闻,烟草味熟悉却又陌生,我把烟塞回去道:“我的仇人,和我的兄弟。”

一九九八年​

炎热的空气混杂着烧烤的香味,学生成群结队的从学校里涌出来,喧嚣,打闹声,充斥着青春气息的夏天。

很美好,如果没人​围着我打就更美好了。

“死娘炮,恶心!​”

骂声不绝于耳,​我躺在地上踡着身体,感受着接二连三踹在我身上的疼痛。

没有反抗,怕他们打的更起劲。

“他妈的你是不是男人,反抗啊。”其中一个人笑骂道。

不,我觉得你们以多欺少,更不是男人。

脸擦着满是灰尘的地面,灰头土脸的很是狼狈,我苦中作乐的想,有本事单挑……好吧,我好像还打不过。

“喂!”

我睁开眼,模糊的看见有两个和我穿着一样校服的男生喊:“你们干嘛呢!”​

带头打我的人停下动作,流里流气的指着他们:“他妈的别多管闲事听没听见!”

对面可能也是个暴脾气的,其中一个把校服外套一扔骂道:“哎哟卧槽,老子就管了怎么着。”

旁边比他稍矮一些的男生拦着他,声音清澈又带着些软绵,听上去应该挺好欺负的:“浩哥,算了算了,阿姨知道你又打架得打死你。”

“我不管,”被叫浩哥的男生气愤的做撸起袖子的动作,“太狂了,谁给他们的胆!”

于是往前一冲,和那些混混扭打在一起。

​男生叹了口气,跟着把校服外套一脱,和他的浩哥加入混战。

我一脸懵逼的扶着墙站起来,看着那两个见义勇为的同学被围攻,反击,再被围攻,再反击。​

虽然他们打架看起来很厉害,如果单挑的话那些混混绝不是对手,但是……这他妈2v4啊!

我看着他们脸上越来越多的淤青,于是两腿一迈,跑向了旁边的便利店朝老板借了个电话拨打了110。​

剩下的记忆就全是警车的鸣声了。

记一次摸老徐的全过程

老徐受!老徐受!

满足一下摸老徐的幻想

没错,攻是我[捂着没有牙的嘴笑]

————————————

徐文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那么的狼狈。

他就像他以前的猎物一样,​躺在手术台上,双手被明晃晃的手铐死死的铐在镶在墙壁的铁环上,动弹不得。

就连视线也被一条黑布剥夺。

他感到一双冰凉的手从他宽松的毛衣下摆伸进去,顺着精瘦却又伤痕累累的腰往上摸,每一寸皮肤被他带着薄茧的手擦过,从薄薄的腹肌再到胸前,然后狠狠的掐了一把那两颗果粒。

“嗯……”徐文祖死死的抑住自己的痛呼,冷声开口:“你想死吗。”​

那人笑了一声,有些湿润的唇踫在他耳边,吐出的热气喷在他耳朵和脖子上,引起那一片皮肤变得发红发烫。

“真可爱啊……”

那人痴迷的把手摸上男人漂亮的脸​,也不在乎他明显的厌恶与杀气,只是说着自己的话。

水龙头没有关紧,滴滴答答的水声吵的人心烦,也昭示着时间的流逝,而那人在摸了他一下后就迟迟没有了动作。

徐文祖眉毛皱起,第一次摸不准对方要干什么,不过不管干什么,他都死定了。

“老徐,不管我干什么,别拔我牙行不。”

神经病。徐文祖堂堂变态杀人狂,杀人十几年,头回遇到个智障。

那人说完便兴奋的掐了掐自己的手心,颤抖的低下头,吻上了男人微凉的唇。

改名字啦,发现所有的APP都叫之前的那个名字,就改了几个嘻嘻

【婚礼】

✘团兵

✘和上一篇【问题】最后利威尔说举行的婚礼是同一个。

———————————————————

利威尔站在满是鲜花的办公室里,一脸懵逼。

这些花有名贵的,也有常见的,各种各样的花香刺激的他打了个喷嚏。

“这是,”他面色不善的说:“谁干的。”

埃尔文从办公桌后的的椅子上站起来,手里捧着束红玫瑰,眼睛里明明白白写着高兴两字。

他走到利威尔面前,单膝跪地,红玫瑰衬着他那张英俊的脸无比闷骚。埃尔文轻笑着说:“利威尔,我们结婚吧。”

利威尔皱着的眉缓缓舒展,面上嫌弃的接过花,扶起单膝跪地的他站起来,嘴里嘟嘟囔囔。

埃尔文就用他那双湛蓝的眼睛看着他,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最后利威尔招架不住了,把头快要埋进玫瑰里,恶狠狠的说:“行了,我答应你。”

却怎么听怎么像撒娇,埃尔文被萌的心一颤,轻轻搂住矮他一头的爱人,吻上对方的唇,慢慢深入,嘴里不住呢喃着:“利威尔,我爱你……”

等一吻完事时利威尔却眼尖的发现窗帘后面似乎有人。

埃尔文有些委屈的看着推开自己的利威尔,刚想开口就被对方的手指抵住嘴唇。

“嘘,窗帘后有人。”

说着就扔下他往窗户的位置走去。

“啊?”埃尔文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是佩……”

没等他说完,利威尔就‘唰’的拉开了窗帘,和他班的成员们面面相觑。

埃尔文不慌不忙的补充:“是利威尔班的成员们哦,我找来帮助我求婚的。”

“兵,兵长好!”佩特拉立马站直冲脸色黑得像锅底一样的利威尔行了个军礼,一边悄悄的想把手里的花塞到身旁的欧鲁手里。

“哟,利威尔!”韩吉从柜子里窜出来,速度快的都有了残影,她挎住利威尔的脖子嚷嚷:“你们好热情呀,亲了起码两分钟,米克都不耐烦了。”

利威尔看着从柜子里出来的米克,又看了看僵硬的佩特拉他们,一种名为尴尬的情绪充斥全身。

他看向始作俑者埃尔文,第一次想把对方揪成秃子,韩吉还在不知死活的刺激利威尔:“你不知道佩特拉看得可……”

“闭嘴臭四眼!”

“利威尔害羞了!”韩吉在房间里跑来跑去,看着追在她身后的利威尔笑声更大了:“利——威——尔——害羞了!”

虽然中间有那么场不大的闹剧,但是利威尔和埃尔文还是结婚了,就在这个办公室,没有牧师祝福他们,只有韩吉在瞎主持。

“利威尔先生,就算埃尔文先生以后可能中年发福,中年脱发,中年……”

“喂……”

“韩吉你好好念!”

终于,在十几人的掌声中,他们接吻。利威尔望着埃尔文盛着爱意的眼睛,突然觉得现在去死也不错了。

他心里很清楚,他们不能白头偕老,甚至连活着这个可能性都微乎其微,但是,但是……

“我爱你。”

管他呢。

石墨你坏坏,我刚码完的文呢!!!

【那些问题】

✘有正文,在后半部分。

✘极度ooc,我知道兵长不会对别人说这些话,你们就把我当成树洞好了。

✘瞎写,被漫画刺激到了,急需发泄我那郁闷崩溃的心情。

————————————————————

【你们的初遇怎么样?】

利威尔:……

埃尔文:[心虚.jpg]

【你们初见时对对方的印象?】

利威尔:不妙。

埃尔文:发现了宝贝(小猫)。

【你们谁先动的心?】

利威尔:我。

埃尔文:我。

【你们谁先告的白?】

利威尔:……我们好像没有告白。

埃尔文:都懂对方的心意,就在一起了。

【你们谁先说的我爱你?】

利威尔:一起。

埃尔文:一起。

【你们的恋情多少人知道?】

利威尔:顺其自然。

埃尔文:不会刻意隐瞒,也没有大张旗鼓,看他们能不能发现了。

【你们的关系长辈反对吗?】

利威尔:如果凯尼在的话会反对吧。

埃尔文:没有长辈。

【假如长辈还在的话,你们该怎么办?】

利威尔:谁会管那个糟老头子。

埃尔文:让他们接受利威尔。

利威尔:……啊,我也是。

【现在还爱对方吗?】

利威尔:……爱……

埃尔文:我每天都很爱利威尔。

............

“问完了吗?”利威尔点点膝盖,锐利的眼睛看着我:“我和埃尔文还有事。”

我收起牛皮笔记本向他们鞠躬致谢,笑着说:“其实还有几条没有问完,不过不急,下次也可以。”

利威尔细长的眉毛皱起来,看起来十分不耐。埃尔文安慰似的用宽厚的手掌轻轻的拍了下对方的手说:“好啦,利威尔,不差这些时间。”

他转头起身看着我,态度平和:“那么温利小姐,下次见。”

“好。”我点点头看着他们紧紧握着的手,打趣道:“还有些羡慕你们呢,那么祝你们幸福!”

埃尔文严肃的嘴角上扬,蔚蓝的眼睛只有利威尔先生一个人的身影:“谢谢你,也祝你幸福。”

然后我抬脚踏出了这间埃尔文·史密斯团长的办公室,再踏进去时却已时隔多年。

五年没来过这里,我感觉这里变化的天翻地覆,迎接我的士兵不再是那个整洁干练的佩特拉小姐,而是一个面生的男人。那个看起来很傲气,说话经常咬到舌头的大叔也不见,还有刘海盖过眼睛,喜欢到处闻的高个子也……

“哟,温利小姐!”

我抬头,入眼的是一只眼睛被戴上了眼罩的韩吉队长。

“来采访利威尔?”她伸手揽过我的肩膀,声音依旧元气满满,我却听出了些勉强的意味。

“嗯。”

她用仅剩的一只眼睛看着我,看了很久,最后叹了口气说:“去吧。”

我点头,抬手敲了敲办公室的门,门里传来多年未听的声音,他说:“进来。”

我推开门,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翻资料的利威尔,待看清他的容貌时呼吸一窒。

他抬头看了眼我,示意我坐。

我迈开沉重的步子走到他对面,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利威尔放下资料,语气没有一点波澜:“问吧。”

我现在离他不到一米的距离,能清楚的看见他脸上的伤痕。常年白皙干净的皮肤左眼位置有一道竖着两寸多的刀痕,几乎贯穿整个侧脸。他的左眼闭着,眼球部分却往下凹,可见眼皮下那颗注视着埃尔文的灰蓝色眼睛已经被摘除了。

利威尔先生的右眼平静的看着我,我却始终不说话,最后把目光放在了他那个残缺的手指上。

颇有骨感的十指断了两指,我看的出来是中指和食指,断口很平整……

“喂。”他打断我的思路,道:“要问什么。”

我回过神,歉意的冲他笑笑,拿出了口袋里的钢笔和笔记本,问:“对于埃尔文团长的死你有什么看法。”

我明显看见他的右手缩了下,下意识想要寻找什么,最后却又定住。

我知道他要找什么,找那个宽厚温暖的手掌,想要再次感受那人给的安慰。

可是现在只有两个人,不是埃尔文和利威尔,而是我和利威尔。

“抱歉……”我无比后悔刚才问的问题,打算跳过一系列关于埃尔文的题目。

“我尊重他。”利威尔先生说,灰蓝色的右眼注视着我,或者说透过我注视某个人:“你可以问关于那家伙的问题,没事。”

“……好,多谢。”我眨眨酸涩的眼睛,继续提问:“你们,有举行过婚礼吗?”

出乎意料的,他说:“有。”

“就在这里。”他指了指这个房间,思绪好像飘到了那个举行了他们‘婚礼’的日子:“那时已经半夜了,他背着我带着他们悄悄布置了一番。”

利威尔先生轻轻抿着嘴唇,眼中还有很多我看不透的东西:“有很多人,韩吉,米可,艾伦,还有利威尔班。”

他念着大半已故的人,我抹了下眼泪,强颜欢笑着说:“那,利威尔先生,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你想对埃尔文先生说什么。”

这是五年前我没有问完的问题,我现在想问出来,没有意义。

利威尔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我,从兜里翻出了一张手帕递给我,我接过来连声感谢,最后我从模糊的视线中看见了利威尔静声回答的嘴型。

————埃尔文,利威尔很爱你。


卧槽第四季!!!wit居然真的做了!!!wit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中部的L和顾问老师肯定有那种关系】上

✘团兵转世有记忆,还没谈恋爱

✘傻 逼出没

✘论坛体

✘看不惯排版的可以去评论找链接
———————————————————

LZ
我觉得高中部那个L和老师有点太亲密了,如果L是女生的话我可以肯定他们有点什么了

匿名
lz思想怎么那么龌龊

匿名
高中部那个L?是lwr吗

匿名
是的,而且经过一楼提醒,我也觉得L和E有点太……亲密了

匿名
E是?

匿名
ls,是顾问老师

匿名
哇哦你们哪个中学的,那么刺激

匿名
巨人中学,我觉得ls几个想太多了吧,L学长人虽然有点凶,但是性格真的挺好的,不像是搞出这种事的人

匿名
卧槽L那凶巴巴的样子,性格好?

匿名
楼上你什么意思,L是我同学,他这人除了太过洁癖嘴巴不饶人以外哪不好了?

匿名
lss以貌取人可以滚了

匿名
好了好了回正题,lz把贴子删了吧,影响不好

匿名
对啊,而且标题真是满满的恶意,我去隔壁开个[你和老师有那种关系]你乐意?

匿名
lz真的是很恶心了

匿名
就算他们亲密了点可能还是亲戚关系呢,附和的是想毁了L吗

LZ
先别着急骂我,我慢慢说。E对L真的是太关照了,L值日或者是干什么活动百分之六十七能看到E离得很近在和他说话。

匿名
就这个?[笑出声]

匿名
LZ恶心到我了,L学习很好吧,老师关照好学生怎么了

匿名
而且L还是学生会主席

匿名
举报了,损害他人名誉:)

LZ
那是第一条,第二条:我之前放学时去学校门口买了杯奶茶,亲眼看见L和E一起回家。

匿名
那只能证明他俩有亲戚关系啊,或者E只是顺道送L回家

匿名
顺道送他回家呗,LZ真的想多了

LZ
他们住在一起,我看见后跟了上去,不信我拍了照片
【照片.jpg】

匿名
……lz有病吧,跟踪人家?

匿名
还拍了照片……好可怕

匿名
不过看照片他俩好像真住在一起

匿名
我说E都三十好几了怎么还没结婚,原来喜欢勾引学生,还是同性(@_@;)

匿名
不是,人家可能是亲戚住他家啊

匿名
L一天天高傲的样子,原来是同 性 恋,呕——

匿名
ls什么意思,呕你大爷

匿名
现在都在说E和L吗?怎么没人说LZ侵犯人家肖像权

匿名
lz太吓人了,也很恶心

匿名
现在的世道怎么了?偷拍人家还跟踪就一副我很有理的样子,根据一张照片就乱往一个学生身上泼脏水,心都黑了吗(゚⊿゚)ツ

匿名
楼上说的太有道理了,lz和附和lz的让我害怕

又咬到了舌头
lz你是不是有病!乱猜测别人败坏人家名誉很好玩吗!还是学习太好了跟踪人家找刺激!真他妈的心都脏……

佩小姐
不好意思前辈太激动咬到舌头了,L是我的同学,我的朋友,他和E先生绝对清白,至于他为什么和E先生住在一起,L的舅舅太忙了,昨天在美国今天就可能在意大利了,所以L经常一个人在家,E和他舅舅可能认识,就寄住他家了啊。

不管是lz还是那些猜测的都举报了,劝lz也删了这个帖子,L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但是我们也不允许有人败坏L和E先生的名誉。

匿名
佩小姐这些话也太帅了叭……

匿名
lz听到没有?删了啊

匿名
lz删了!

匿名
lz不见了╰(‵□′)╯

匿名
我去找管理员

匿名
现在的学生太可怕了,一天天的想什么啊

匿名
其实……E和L可能真的有点关系,先别骂我,我有证据!

匿名
怎么一个个的……【无语=_=】人家不能有点隐私吗

匿名
管理员马上来了,lss闭嘴吧

匿名
哟——怎么?不敢让他说?

匿名
ls阴阳怪气的干什么,想做太监?

匿名
他们说出来的有几分是真的?哪个吃瓜路人真信了,L怎么办

匿名
聊聊而已

匿名
神他妈聊聊而已,那我们来聊聊你和校长/主任/老师的“那种”事?

匿名
我又没干什么破事!

匿名
楼上说的笑死我了,那L就干什么事了?你们现在知道的哪个不是从lz嘴里听说的,就算同居的事敲定了,那也是L的舅舅同意了,人家家长都没说什么你们他妈操什么心

匿名
为什么都这么针对L,人家招你惹你了了?

匿名
他们就是像一群苍蝇闻着shi味就一个个凑上去

匿名
楼上太形象了

匿名
虽然现在被那群智障气的很难受,但是这个比喻——【笑出声哈哈哈哈】

知情人士
我就是那个有证据的人,之前在走廊碰到L的时候他在低头扫地,我从他稍微开一点的领子里看见草莓了!

匿名
卧槽……

匿名
我特么就说嘛,L就是和E有染你们还不信!呵呵,打脸不

匿名
打脸nmb,他说什么就信什么?

匿名
这都在洗白?实锤了好吧

匿名
啧啧啧草莓都漏出来了,L他家长要是知道能打死E

匿名
实锤个屁,你特么是看到了还是怎么的

匿名
洗白?莫须有的事我们反驳那叫洗白?

匿名
管理员为什么还不来,这种恶心的帖子不能留了

佩小姐
你说你在走廊遇到了L,那么我问一下是什么时间和具体的地点。

知情人士
七月八日,中午,大约在吃完午饭的那个时间,地点在三楼正厅

佩小姐
编谎话真是眼都不眨一个的,七月八号11点40到1点半这个点L都和我还有韩吉老师他们在一起,而且那一天L正好感冒是我们替他扫的地,请问你看见的是谁。

佩小姐
还有,L的校服都是从里到外扣的整整齐齐,你是怎么看见所谓的草莓。

———————————————————

佩特拉小姐姐生气了

我码字的时候把我自己都气到了,注意团兵还没谈恋爱,因为都有前世记忆所以就很亲密,都觉得对方是自己最默契的人,但是以后就不一定了

还有这种乱猜别人关系往别人身上泼脏水是真发生过,当时群里聊的热火朝天,我看的都心惊,把一个好好的姑娘说成这样……(;一_一)

糖?不可能,不存在。

团兵=玻璃找糖?

错。

团兵=吃下一块玻璃渣,说这是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