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苏生

李栋旭/他人即地狱/孔李/祖宗

【那些问题】

✘有正文,在后半部分。

✘极度ooc,我知道兵长不会对别人说这些话,你们就把我当成树洞好了。

✘瞎写,被漫画刺激到了,急需发泄我那郁闷崩溃的心情。

————————————————————

【你们的初遇怎么样?】

利威尔:……

埃尔文:[心虚.jpg]

【你们初见时对对方的印象?】

利威尔:不妙。

埃尔文:发现了宝贝(小猫)。

【你们谁先动的心?】

利威尔:我。

埃尔文:我。

【你们谁先告的白?】

利威尔:……我们好像没有告白。

埃尔文:都懂对方的心意,就在一起了。

【你们谁先说的我爱你?】

利威尔:一起。

埃尔文:一起。

【你们的恋情多少人知道?】

利威尔:顺其自然。

埃尔文:不会刻意隐瞒,也没有大张旗鼓,看他们能不能发现了。

【你们的关系长辈反对吗?】

利威尔:如果凯尼在的话会反对吧。

埃尔文:没有长辈。

【假如长辈还在的话,你们该怎么办?】

利威尔:谁会管那个糟老头子。

埃尔文:让他们接受利威尔。

利威尔:……啊,我也是。

【现在还爱对方吗?】

利威尔:……爱……

埃尔文:我每天都很爱利威尔。

............

“问完了吗?”利威尔点点膝盖,锐利的眼睛看着我:“我和埃尔文还有事。”

我收起牛皮笔记本向他们鞠躬致谢,笑着说:“其实还有几条没有问完,不过不急,下次也可以。”

利威尔细长的眉毛皱起来,看起来十分不耐。埃尔文安慰似的用宽厚的手掌轻轻的拍了下对方的手说:“好啦,利威尔,不差这些时间。”

他转头起身看着我,态度平和:“那么温利小姐,下次见。”

“好。”我点点头看着他们紧紧握着的手,打趣道:“还有些羡慕你们呢,那么祝你们幸福!”

埃尔文严肃的嘴角上扬,蔚蓝的眼睛只有利威尔先生一个人的身影:“谢谢你,也祝你幸福。”

然后我抬脚踏出了这间埃尔文·史密斯团长的办公室,再踏进去时却已时隔多年。

五年没来过这里,我感觉这里变化的天翻地覆,迎接我的士兵不再是那个整洁干练的佩特拉小姐,而是一个面生的男人。那个看起来很傲气,说话经常咬到舌头的大叔也不见,还有刘海盖过眼睛,喜欢到处闻的高个子也……

“哟,温利小姐!”

我抬头,入眼的是一只眼睛被戴上了眼罩的韩吉队长。

“来采访利威尔?”她伸手揽过我的肩膀,声音依旧元气满满,我却听出了些勉强的意味。

“嗯。”

她用仅剩的一只眼睛看着我,看了很久,最后叹了口气说:“去吧。”

我点头,抬手敲了敲办公室的门,门里传来多年未听的声音,他说:“进来。”

我推开门,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翻资料的利威尔,待看清他的容貌时呼吸一窒。

他抬头看了眼我,示意我坐。

我迈开沉重的步子走到他对面,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利威尔放下资料,语气没有一点波澜:“问吧。”

我现在离他不到一米的距离,能清楚的看见他脸上的伤痕。常年白皙干净的皮肤左眼位置有一道竖着两寸多的刀痕,几乎贯穿整个侧脸。他的左眼闭着,眼球部分却往下凹,可见眼皮下那颗注视着埃尔文的灰蓝色眼睛已经被摘除了。

利威尔先生的右眼平静的看着我,我却始终不说话,最后把目光放在了他那个残缺的手指上。

颇有骨感的十指断了两指,我看的出来是中指和食指,断口很平整……

“喂。”他打断我的思路,道:“要问什么。”

我回过神,歉意的冲他笑笑,拿出了口袋里的钢笔和笔记本,问:“对于埃尔文团长的死你有什么看法。”

我明显看见他的右手缩了下,下意识想要寻找什么,最后却又定住。

我知道他要找什么,找那个宽厚温暖的手掌,想要再次感受那人给的安慰。

可是现在只有两个人,不是埃尔文和利威尔,而是我和利威尔。

“抱歉……”我无比后悔刚才问的问题,打算跳过一系列关于埃尔文的题目。

“我尊重他。”利威尔先生说,灰蓝色的右眼注视着我,或者说透过我注视某个人:“你可以问关于那家伙的问题,没事。”

“……好,多谢。”我眨眨酸涩的眼睛,继续提问:“你们,有举行过婚礼吗?”

出乎意料的,他说:“有。”

“就在这里。”他指了指这个房间,思绪好像飘到了那个举行了他们‘婚礼’的日子:“那时已经半夜了,他背着我带着他们悄悄布置了一番。”

利威尔先生轻轻抿着嘴唇,眼中还有很多我看不透的东西:“有很多人,韩吉,米可,艾伦,还有利威尔班。”

他念着大半已故的人,我抹了下眼泪,强颜欢笑着说:“那,利威尔先生,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你想对埃尔文先生说什么。”

这是五年前我没有问完的问题,我现在想问出来,没有意义。

利威尔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我,从兜里翻出了一张手帕递给我,我接过来连声感谢,最后我从模糊的视线中看见了利威尔静声回答的嘴型。

————埃尔文,利威尔很爱你。


评论(4)

热度(23)